賀賢土:我國慣性約束聚變領路人

2019-10-10 14:52:25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陸成寬
慣性約束聚變,賀賢土,

愛國情 奮斗者

9月26日,日本大阪,理論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應用物理與計算數學研究所賀賢土研究員走上國際慣性聚變科學與應用大會的頒獎臺,接過了美國核物理學會授予的2019年度“愛德華·泰勒獎”。這是激光聚變能源領域國際最高獎項,獎勵他領導推動中國慣性約束聚變(ICF)領域發展,在靶物理和高能量密度物理研究方面作出的重要貢獻。

“能獲得泰勒這個獎,我感到非常榮幸。當然,這個獎是集體的榮譽,我只是與我一起工作的團隊集體的代表;其次,我覺得我個人獲得這個獎,也代表著中國的慣性約束聚變大科學工程及高能量密度物理研究發展日新月異,越來越受到國際關注。”面對榮譽,賀賢土很謙虛。從自身經歷出發,他表示,大科學工程一定要重視相關基礎科學研究,只有高度重視基礎研究并為之獻身,才能打開科學大門,才能在大科學工程上實現創新,引領國際前沿研究。

1962年,賀賢土從浙江大學物理系理論物理專業畢業。由于勤奮好學、深研卓思,浙大本已安排他留校做助教,但他出于對祖國的熱愛,響應國家的召喚,服從臨時變動,到北京參加核武器理論研究,在彭桓武、鄧稼先、周光召、于敏等兩彈元勛指導與領導下工作。

他先后參加了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第一顆氫彈的相關研制工作,在磨礪中逐漸成長為一名優秀的科研骨干。作為年輕的課題負責人,他帶領小組負責物理研究、設計出第一次地下核試驗的核裝置,分解研究氫彈一些重要物理過程進行近區測試實驗,熱試驗取得圓滿成功。20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他率領一個研究小組,夜以繼日地工作,終于突破中子彈原理,為我國掌握中子彈技術立下汗馬功勞。

20世紀80年代末,賀賢土進入一個新的研究領域:激光驅動慣性約束聚變,并為之傾注了三十余年的心血。他曾任863計劃該項目的首席科學家。作為光榮的兩彈事業培養岀來的科學家,賀賢土的愿望真誠而堅定。“中國的科學工作者要走自己的路,要有信心在國際上率先實現點火。即便我們比人家晚,我們也不能亦步亦趨,要探索自己的途徑與物理模型。這是我們中國人應有的志氣。”

當前,國際上ICF研究已取得很大進展。靶物理是ICF理論研究的關鍵點,率先實現激光聚變點火成為世界科技強國追求的目標。在我國ICF發展過程中,賀賢土領導研究團隊突破了大量科學和技術難關,建成了中國獨立自主的ICF研究體系,并獲得了間接驅動和直接驅動出熱核中子等系列重要進展。同時,他提出了不同于國際上現有ICF點火途徑的新型混合驅動點火模型,受到國際同行高度關注。

美國國家點火裝置(NIF)目前未能實現預期的聚變點火目標,面臨嚴峻科學技術挑戰。在賀賢土眼中,美國點火挫折給了中國科學家展現自己智慧的良好機遇,在ICF研究的國際舞臺上貢獻中國特色方案、率先點火的機會很有可能成為現實。賀賢土帶領團隊對NIF點火受挫的原因進行分析,總結了美國的經驗教訓,清晰地規劃了我國ICF點火發展藍圖。

為了國家聚變科學的長遠發展,賀賢土還推動浙江大學成立聚變理論與模擬中心和北京大學應用物理與技術研究中心,并建立了國內首個高能量密度物理學科,為中國核聚變科學事業培養了一批人才。

由于工作需要保密,賀賢土的名字并不為公眾所熟知。他說:“一個人出名不出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為科學發展、為國家發展作出多少實質性的貢獻。”

近60年科學生涯,他始終抱著一顆赤子之心,一心裝著工作。妻子進了產房,他還惦記著出差工作的事情。現在雖已年逾80,他依然堅守在科研一線,與團隊討論、給研究生和年輕科研人員作報告、指導博士研究生,他的日程總是排得滿滿的。就是在家里,也是幾十年如一日坐在書桌前用功。

為了表彰他在理論物理研究方面的突出貢獻,2018年9月25日,國際天文學聯合會小天體命名委員會發布《小行星通報》,將第079286號小行星正式命名為“賀賢土星”。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西南大學學子宣傳垃圾分類進社區
快乐10分